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行业动态
如果被误诊为精神病,拿什么自证正常?
来源:大荔安宁精神心理康复医院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7日
精神病的诊断,可能是最为神秘、也最受争议的现代医学技术之一了。福柯有一个说法是经常被引用的,他认为现代人用理性规训疯癫,试图消除一切不合理、不理性、无法理解的东西。这当然不是现代精神病诊断的全部基础。

戴维·罗森汉(David Rosenhan)。他的研究改变了人们对于精神病诊断的看法,也促使美国精神病学协会修改了《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

在20世纪心理学史上,有一个影响极为深远的实验——“罗森汉实验”。这一实验基于参与式研究,颠覆性地质疑了现代精神病诊断。如今已经作古的罗森汉(David Rosenhan),曾是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他在20世纪60、70年代为了验证医护人员的诊断是否正确,和其他7名正常人(5男3女)伪装成精神疾病患者,在12家不同地区、不同资质的医院参与实验,被“成功”诊断为精神病人。他的实验由此引发了人们关于现代精神病诊断能力的质疑。究竟什么是正常或精神病人,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或精神病学家都不可能提供一个答案,在有的情况下,甚至连“相对答案”也难以正确地给出。

罗森汉随后完成了论文《精神病院里的正常人》(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并刊登在《科学》杂志上,所使用的部分材料来自此次实验。如果回到当时的历史中,“罗森汉实验”也有一个背景是,德国、美国等长期受(二战前、二战后初期)优生运动主张的影响,扩大了精神病诊断范围,导致诊断泛滥,住在精神病院的人达数十万人。其中德国在处于纳粹主政时期还有20余万人被处决。

在差不多半个世纪后,美国记者卡哈兰(Susannah Cahalan)因为被误诊为精神病人,对精神病诊断历史产生了兴趣,尤其是注意到了“罗森汉实验”,而在展开材料(包括来自罗森汉家人的材料)收集后却遗憾地发现,罗森汉为了实验结果实际上伪造了部分材料,有的志愿者甚至“查无此人”。卡哈兰非常困惑,“他这么做是为了改善境遇,还是只是在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然而,罗森汉又确实向世人揭示了一个重要的事实,改变人们对现代精神病诊断的迷思。卡哈兰还是引用《飞越疯人院》中的一句话:“即使没有发生过,那也是事实。”因为罗森汉描述的其实一直在发生。

卡哈兰将这一切写入新书《The Great Pretender》(意为“伟大的伪装者”),国内的中文版主标题翻译则使用了罗森汉当初的论文题目《精神病院里的正常人》。

下文经中信出版社授权节选自《精神病院里的正常人》第三章,这部分内容为作者卡哈兰对罗森汉实验前精神病诊断所作的一种通识梳理、解读。理解了这一段历史才可能理解存在缺陷的罗森汉实验为什么有颠覆性的影响。摘编有删节,大小标题由摘编者所取。

原文作者 | [美]苏珊娜·卡哈兰

摘编 | 罗东

《精神病院里的正常人》,[美]苏珊娜·卡哈兰 著,赵晓瑞 译,中信出版集团,2021年8月。

一、从与恶魔做交易到“精神病学”

有史料记载以来,人类就一直受到精神疾病的困扰,但长期以来,我们对其产生的原因却知之甚少。

历史上对精神疾病做出的解释主要围绕三个要素展开,即精神(灵魂)、大脑和环境。第一种观点认为,这是一种超自然现象,是神灵或魔鬼操纵的直接结果。不过,根据公元前5000年出土的头盖骨,我们知道,对其最古老的方式之一是在颅骨上钻孔,释放人们认为藏在里面的恶魔。这种做法被称为“钻环术”。另一种消除内心恶魔的办法是拿孩子或动物来祭祀,与恶魔做交易。早期的印度认为,癫痫就是恶魔加罗希在作怪,“加罗希”的字面意思是指“抓你之人”。古希腊人认为,人们发疯是因为众神发怒或报复,这种看法也被犹太教和所接受。失去信仰或变得自傲不凡,“就会用疯病来惩罚你”。这是《旧约全书》中对的警告。在《但以理书》中,惩罚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他要让趾高气扬之人变得卑微”),让他失去理智,把他变成了一个语无伦次的野兽,剥夺了他作为人类才有的理性思考能力。驱魔、仪式性的折磨,甚至绑在火刑柱上焚烧,这些都是驱赶精神病患者内心魔鬼的方法。那些自杀未遂者被认为受到了恶魔的挑唆,会被游街示众,处以绞刑。

启蒙时代的思想家摈弃了恶魔附身说,认为精神病是非理性的表现,是理智出现问题而产生的一个副作用。勒内·笛卡儿认为,精神(灵魂)是非物质的,从根本上来说是理性的,与我们身体的物质存在截然不同。罗伊·波特曾在《疯狂简史》一书中写道,这种思考明显带有宗教性质,但这种二分法至少让发疯成了“哲学和医学研究中明确合法的研究对象”。

1808年德国医生约翰·克里斯蒂安·赖尔创造了一个词,这类研究才有了命名——“精神病学”。这门新的医学(赖尔曾说,这个只会吸引那些思想最超前的从业者)将会精神和大脑、身体和灵魂等方面的疾病,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整体疗法”。赖尔曾写道:“我们永远无法找到纯粹的精神性疾病以及纯粹的化学或机械疾病。它们只是整体的一部分。”他当时提出的原则对今天依然有用。比如:“从精神疾病是普遍存在的”,“我们应该用人道的方式对待他人”,“从业者应该是精神医师,而不是哲学家或神学家”。

赖尔提出的精神病学理念并没有阻止很多医生放弃继续探索“精神病病灶”。他们想知道:精神病产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只有一方面还是多方面的原因?会不会是受到了环境的影响?还是只和我们头骨中的器官有关系?异化者(精神病学家)开始把身体当成的对象,希望精神病能被分离出来针对性地,由此创立了一些恐怖的方式,比如旋转椅(发明者是查尔斯·达尔文的祖父伊拉斯谟斯·达尔文)会让患者头晕目眩、呕吐不止,甚至陷入昏迷。还有“惊澡”,即地板突然下沉,把患者扔进冷水中,把精神病“惊出人体”。尽管这些做法残忍,但也算是一种进步,至少我们不再把病因归结为魔鬼了。
+ 微信号:这个位置写微信号

复制微信号码添加微信